表姐和我的奸情2

向下

表姐和我的奸情2

帖子  Admin 于 周三 三月 26, 2008 3:15 pm

明雄虽是神俊异常、仪表不凡的少年,但他却是个非常纯洁的小孩,不要说
男女闲事,就连与初认识的女友,多说几句话,就会脸红。有时他虽在小说杂志
上看到一些有关男女两性间的事情。可是那仅是些风花雪月之事,是只可意会神
往,而不能深入的。今天这幕奇景,倒是头一次所见呢!

  看得他春情动荡,神魂颠倒,久久蕴藏在体内的春情欲火,顿时来势凶凶。
而两腿间吊着的那根肉棒儿,突然一翘而起。硬硬的热热的在裤子里颤抖跳动,
似有呼之欲出之态。春情欲火挑逗得他头昏眼花,意乱神迷。脑海中的伦理、道
德,早已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所剩下的,衹是肉欲和占有。

  他一步步的向表姐的床前走去。越是接近,越看得清。表姐身上散发出来的
芳香也就越浓。而明雄心里的情火肉欲跟着焚烧得越旺。

  他全身颤抖,两眼发直,轻轻的将双手扶按床头,弯下上身,把头凑近,慢
慢的欣赏表姐两间阴毛隐没处。

  明雄心道:“啊!什么东西……”

  表姐屁股沟下床单湿了一大片。在那***浸湿的床单上,放着一根六、七寸
长的胶制大阴茎,那阴茎之上,***未乾,水珠光亮。

  明雄惊得叫出声来:“哎呀……”

  他抬头一看,好在表姐没有被他吵醒,方才放下心来,悄悄地把那胶制的阴
茎取了过来,拿在手中看看,很快放在衣袋内。由这根假阴茎的出现,明雄已毫
不困难的推断得出表姐的作为与心情,他心内的忌惮稍减。

  心想:“表姐极需此道,我纵然稍嫌放肆,想不致受到责难。”

  他意念既决,再加上眼前一丝不挂美妙玉体的引诱挑逗,他勇气倍增,毫无
顾忌的脱下自己全身衣裤,轻轻的爬上床去。猛的一个翻身,压在那个美妙的肉
体之上,双手迅速的由表姐的后背伸入,死命的将她抱住。

  “哎呀……谁……表弟你……你……”

  表姐丽珍正好梦方憩,突然生此巨变,吓得她魂离玉体,脸色发白,全身颤
抖。她虽然已看清是表弟明雄,内心稍定。但因惊吓过度,再加上压在上面的表
弟,不知道怜香惜玉的拼命抱紧,使得她张嘴结舌,半天喘不过气来。

  明雄忙道:“表姐……我不是有意……求求你……欲火快把我烧死啦!”

  一点不假,从未经过此道的明雄,他意外的获得人间至宝,怀中抱着个柔软
滑润的玉体,使她兴奋万分。一股热流,像触电般通过他的全身。女人特有的幽
香,一阵阵的卷入鼻中。使他头昏脑涨,难于禁持了。下意识的,他只知道挺起
他那根铁硬的阴茎,乱动乱顶。

  丽珍急道:“明雄,你究竟要干什么?”

  明雄道:“我……我要插……”

  丽珍道:“你先下来,我都要被你压死啦!”

  明雄道:“不……我实在等不了……”

  丽珍道:“哎呀……你压死人家了啦……”

  明雄道:“好表姐……求求妳,等会我向妳陪罪……”

  内向不好活动的男人,别看他们平时跟女孩子一样,做起事来斯斯文文,一
点没有大丈夫气派。可是背地里干起事来,却比任何人都狠,使你望尘莫及,难
与比谕。就看现在的明雄,活像一只粗野无知的野兽,一味的凶狠胡为;对丽珍
的哀求根本不予理会。他没有一点怜香惜玉之情。好像他一松手,身下的这个可
人儿就会立即生了翅膀飞去,永远找不到,亦抓不着。

  其实丽珍也不想放弃这个销魂的机会,何况眼下这个英俊的表弟,正是她理
想人儿。苦的是明雄未经此道,不晓得个中妙诀,调情、引诱、挑逗等的种种手
段,他完全不会,是以弄了半天,毫无进展。终是白费气力,徒劳无功。

  表姐丽珍呢?因一上来惊吓过度,一时半刻春情欲火未发。而且压住自己的
这人,是平时对她极敬爱尊重的表弟,纵然心里极愿意,她也不敢说。此刻只好
故意装正经,有意不让他轻易得手。

  过了一会,明雄头上青筋暴露,全身汗流。丽珍看了心有不忍。暗想:表弟
是个没进过城、上过街的土包子,看他这个劲儿,如不给他嚐到一点甜头,消消
火气,势难善罢。再说自己惊惧已消,身体经过异性的接触磨擦,体内已是春情
动荡,欲火渐升,一股股热辣辣的气流在全身钻动。***隐秘洞口之内,酥酥痒
痒的,***已开始外流,也极需要嚐嚐这个黑马的滋味。

  她故意发狠的咬咬牙,瞪瞪眼,恨声道:“表弟,没辨法,我答允你!”

  说着,她两腿向左右移开来。丰满娇嫩的***,立即张了开来。

  明雄道:“谢谢表姐,我会报答妳的赐予的。”

  丽珍道:“不用你报答,先听我的话,不要抱我太紧,把手掌按到床铺上,
把上身支起来。”

  明雄道:“好!”

  丽珍又道:“两腿微分,跪在我两腿间。”

  明雄依言做了。

  丽珍道:“先不忙插,摸摸它,看看有水没水……”

  明雄的手探到她的阴户上去摸着。

  丽珍一阵颤抖,笑道:“对!就是这样,慢慢用手指往里摸,待会表姐让你
好好插。”

  她嘴里在支使明雄,而手却未闲。她三把两把的即将乳罩拿下,丢在一边,
好像似要与明雄比美,看看究竟谁的香艳肉感,美到极点。说真的,这双白嫩丰
润、光亮柔滑的高耸乳峰,的确美妙非凡,红而发光的乳头、洁白细嫩的小腹,
上去真像熟透的仙桃,令人垂涎欲滴。

  表姐的乳罩既脱,明雄的双目突亮。

  他禁不住轻轻哼了声:“啊……真美……”

  他要不是怕表姐生气,必会伸手揉弄一番,或用嘴轻轻的咬它几口。

  丽珍尽量设法安抚明雄,她想把他体内狂热的欲火慢慢安抚下来,使他不致
妄动胡为,然后可不慌不忙的慢慢消魂一番。

  可巧的是,她这番心思并没有白费。明雄虽然是欲火中浇,难以自持,但表
姐态度转变,言词语句,每每都是他渴望了解获得的事,听得心内甜甜,受用之
极。他理解今天迟早必能如愿。于是便把心内春情欲火强行压了下来,他完全听
令丽珍的摆布。

  丽珍道:“哦……对……表弟……就是这儿……那个小小圆圆的东西……你
用劲使力不行……要用两个指头轻轻捏……”

  明雄照着她的话做,用手指轻轻捏弄着。

  丽珍渐渐地浪起来了:“吁……表弟真乖……我……哎呀……痒啊……”

  明雄道:“呀……表姐……水好多呀!”

  丽珍道:“傻子,水多才好插呀……表弟……哎呀……用力插吧……痒死人
啦……”

  明雄道:“表姐……怎么弄法嘛?”

  丽珍道:“哎呀……表弟……姐姐让你痛快……嗯……现在你把鸡鸡……慢
慢往穴里插……”

  这几句话,明雄如获至宝,于是他急不容缓的一伏身,就猛插。

  丽珍叫起来:“哎呀……歪了……”

  明雄赶忙又把阴茎提了起来,在她的阴户上乱顶乱刺的。

  丽珍道:“不是那里……往上……不对……太高了……”明雄再将阴茎抬高
了,比了比姿势。

  丽珍道:“用手扶着它……慢慢插入……”

  虽然丽珍不断的指点,并将两腿大开,使得阴户整个露了出来,好让他顺利
插入。但因于明雄对此道从未经历,此时心内发慌,手脚颤抖,把握不住时机,
插的不准,仅在穴门上乱动。

  另一个原因,是他的阴茎实在粗大,委实不易插入。所以插了一阵,仍未插
入,反而弄得穴门极痛,阴茎发酸了。丽珍此时欲火已发,似有不耐,一伸手握
住明雄的阴茎,引导着指向穴门,助他一臂之力。

  丽珍叫了起来:“哎呀……妈……好大……让我看看。”

  他一伸手,握住一只又硬又热、把握不住的阴茎。她忙把手缩回,一翻身坐
了起来。这根阴茎确实非一般***可以比拟的。看它从头至尾,少说也有八寸来
长。那紫红的大***呈三角肉,大得惊人。

  丽珍虽是寡妇,但除了自己死去的丈夫外,未曾接触过其他男性,她做梦也
未想到,人的身上会长这么大的东西。而自己这个***,能容纳得下吗?一定会
被插得涨破而死的。可是她眼看着这根大***,内心又十分喜爱,***内一阵颤
抖,浪水直流。心想,就让他干吧!恐怕***招架不住。放弃它吧!内心又极不
愿。要也不是,弃又不舍。她左思右想,仍是意念难决。

  这时丽珍心生一计,要明雄躺在床上,那根阴茎就像是一根船桅高耸入天。
丽珍先将屄洞对准阴茎,先塞一点进去,然后缓缓地望下坐,将整根阴茎吞进体
内。

  明雄觉得自己的阴茎被肉洞紧紧地包住,相当湿热,但出乎寻常地舒服。丽
珍则是觉得有一根烧红的铁棒插进自己的***,顶端还直抵子宫,这时和死去的
老公做爱时从没有经历过的。

  约莫过了几秒钟,丽珍试着上下套动,明雄觉得阴茎上有千万条蚯蚓或是泥
鳅缠绕着。丽珍套动了差不多数十下,感到体内有一股滚热的液体冲入,直抵子
宫,就说:“表弟,你爽了吗?”明雄这时只能点头回应,但总觉得似乎意犹未
尽。

  丽珍笑说:“你爽够了,我还没有呢!接下来你得听我的,可以吗?”

  明雄连忙点头。

  丽珍这时候站起身来,明雄的精液从阴户口缓缓流出,沿着大腿根一直往下
流,丽珍说:“幸好今天没关系,要不然就惨了。”

  明雄和丽珍离开卧室来到楼下,明雄觉得浑身有点油腻,便决定去洗个澡。
明雄进入了浴室后,发现这个浴室还真大。浴池足足可以容纳五、六个人一起泡
水,而且还是个按摩浴缸,在浴缸的四面八方,都有强劲水柱往中间冲激着。

  明雄豪不犹豫的便躺了下去,闭起眼睛,享受这舒服的按摩浴。明雄敞开四
肢,身体完全的放松下来,但是,脑海中飘荡的却是,丽珍那滑腻的身躯、抽慉
的肉穴、坚挺的玉乳。

  不知这个按摩浴池是否经过特别设计,就那么巧,有一道水柱正对着明雄的
小弟弟直冲。冲得明雄的阴茎抖动不停,两个小肉球撞来撞去。在不知不觉中,
明雄的小老弟又再度气宇轩昂、抬头挺胸。明雄心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又站起来
了,一定要把握机会,再来一炮。

  明雄张开眼,赫然发现,丽珍不知何时已经悄悄进入浴室,而且一双妙目盯
着他那再度英气勃发的阳具,诡异的笑着。丽珍很明白的是要和明雄一起洗澡,
拿着毛巾走进浴池,坐在他的对面。

  “你帮我擦沐浴乳好吗?”丽珍说。

  “好!当然好!”明雄将沐浴乳倒在手掌上,伸手由她颈子开始、背后、乳
房、腰部、大腿,一路仔仔细细的擦了下来,最后来到了明雄最想擦也是丽珍最
希望被擦的阴户。明雄这时候擦得更仔细了,从两片大阴唇、小阴唇、阴蒂,最
后将手指深入了阴道。

  明雄感觉丽珍的阴道紧紧的含着他的手指,虽然刚才的快感还没完全消退,
充血的秘肌,使得阴穴夹的较紧。明雄调皮的抠了抠手指,丽珍立刻从尚未消退
的快感中,再度激昂起来。

  “哼!喔……喔……”

  明雄见丽珍又再次高昂,更放心的玩弄着。明雄的指头上下左右胡乱的在戳
着,丽珍感觉到一种阴茎所无法产生的乐趣。阴茎再厉害,它终究是直的,不如
手指般可以勾来绕去、曲直如意。

  明雄玩弄一阵后,开始细细寻找传说中的G点。他很有耐心的一点一点的试
着,终于,他找到了!他发现,在阴道约两指节深的上方,有一小块地方。每次
他一刺激这里,丽珍就是一阵哆嗦,肉穴也随之一紧。他开始将攻击火力集中,
一次又一次的攻击着,这一个最最敏感、最最隐密的G点。

  “嗯!啊!啊!啊!……”

  丽珍随着明雄的手指的每一次攻击,一阵阵的嘶喊着,身体也渐渐瘫软在浴
池边的地板上,随着明雄一次次的攻击,一次次的抽慉。

  明雄只觉得手指被肉穴愈束愈紧,最后实在是紧得无法再动了,只好不甘愿
的抽了出来,转而欣赏丽珍陷入半昏迷状态的骄态。肉穴外的阴唇,还一下下的
随着每一次的抽慉,一开一合。

  明雄笑道:“原来肉穴还会说话呢!嘻!”

  丽珍在经历了这高潮后,决定给明雄一次特别的服务。

  “表弟!”

  “嗯。”

  “人家还有一个地方你没擦到啦!你要……”丽珍说着便拉着明雄的手,移
到了两臀之间的洞口。

  “咦!刚才不是擦过了吗?”明雄更糊涂了。

  “是里面啦!”丽珍笑着说。

  “喔……”明雄恍然大悟的喔了一声。明雄很快的将手沾满沐浴乳,在洞口
擦来擦去,正犹豫着是否真的插进去时,丽珍手伸过来一压,明雄的食指立刻没
入洞中。

  虽然,明雄的手指都是沐浴乳,不过明雄仍小心的、慢慢的、试探性的抽插
了几下,确定丽珍的脸上没有一丝痛苦的表情后,才放心的加快动作。滑腻的指
头在洞口顺利的进进出出,令明雄感到非常新奇。明雄觉得这个洞口反而不如另
一个洞来的紧,正感到微微的失望。

  “这样你一定不满意吧?”

  明雄用力的点点头,心想:『又有花样了!』暗自偷笑着。

  “那就用你的那个帮人家洗一洗里面吧!”

  “哪个啊?”明雄一时转不过来问道。

  丽珍开始吸明雄的小弟弟,明雄其实只感到一下子的疼痛,倒是随之而来的
火热感有些难受。

  在丽珍小心而温柔的舌功抚慰下,他便迫不及待的要试一试后洞的滋味。丽
珍细心的帮明雄的小弟弟涂了一层沐浴乳,转过身,趴了下去,把屁股翘起,等
待明雄插入。

  明雄知道,自己的阳具可比手指粗得多了。因此只在洞口慢慢的试着插了几
次,终于,***滑进去了!明雄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新奇。洞口的肉像一道紧身环
一般紧紧的夹着肉柱,随着愈插入,愈往后移动的束着阴茎;一直到整根插入,
那一道环也束着阴茎的根部了。明雄再缓缓的退出来,那一道环也缓缓往前移,
一直到了伞的边缘,那一道环恰巧扣着那一道沟,不让它退出去。

  “哈!妙呀!”明雄赞叹道。

  明雄这不过是第三次的经验,所以他的感觉有多强烈是可想而知的。

  明雄继续退着,蹦的一下,巨伞突破了这道环的束缚,退了出来。明雄迅速
的再次插入,再退出、插入、退出……在明雄做了一阵活塞运动后,丽珍的洞渐
渐的松开了来,明雄也愈来愈容易抽送他的巨枪。每一次的抽送,都会发出“噗
嗤、噗嗤”的声响,似乎在为他们的快乐交响曲伴奏着。

  明雄把手绕过去,从前方再度伸入丽珍的骚穴。手掌的角度实在太刚好了,
手指插入后,只要轻轻的向内一抠,便可以触碰到刚刚才发现的G点;如果向外
挺,则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小弟弟。在丽珍的体内的运动,由两方夹攻肉穴,更可
以给***更大的刺激。

  丽珍又再次陷入第N次的高潮,淫液直流,阴道一阵一阵的收缩,把明雄的
手指一下一下的往外挤。收缩的力道是如此的强劲,甚至在后洞的阴茎都感觉到
了!明雄终于也到了极限,爆发在丽珍体内深处、深处……

  明雄和丽珍喘息着都瘫在地板上,而明雄的阴茎慢慢的消退后,由洞口滑了
出来,而射在丽珍深处的精液,也随着流出来。丽珍的洞口似乎仍是意犹未尽的
张开着,期待着与阴茎的再次约会。

  “这下洗得够乾净了吧?”

  “嗯!”丽珍满足的回答。

  明雄扶起丽珍,一起进入浴池,真正好好的、彻底的洗澡……

      ※    ※    ※    ※    ※

  一起回到明雄家中,四人用过中餐之后,父母一起相约出去跳舞,明雄和丽
珍两人藉故说要让二人欢度生日,就不出去了。

  明雄带丽珍回到自己的卧房,两人迫不及待地脱去了身上衣物,就又开始做
爱。明雄坐在椅子上,丽珍跪在明雄面前埋着脸,嘴里吮着他的阳具。她细瘦的
身体夹在两只大腿之间,一只手放在那话儿上,另一只手扶着明雄的腰。

  丽珍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已经含了二十多分钟,扶着腰的手在明雄的大腿侧
和尾骨附近游走着。明雄迳自抽着烟,喝着威士忌,任由丽珍的手指抚摸。丽珍
舌头微妙的动作使的明雄不时闭起眼睛,明雄在享受着。丽珍把含着的东西吐出
来,用嘴唇吸吮着***的表皮,发出唧唧的声响。明雄已经达到高昂的状态,他
勉强坚持着。明雄熄掉烟,一手抓住丽珍那柔软而有弹性的乳房。

  丽珍仍然含着阳具。明雄渐渐焦躁起来,另一手也抓住另一只乳房。丽珍的
乳房一经抚弄立刻贲张,乳头突起。明雄感到快要爆发了,一把拉起丽珍,不再
让丽珍含他的阳具。明雄很快的脱去丽珍的衣物,让丽珍跨坐在他膝盖上。

  明雄用嘴狂乱的吸吮着丽珍的乳房,一手伸入丽珍的两腿之间。他的手掌贴
在丽珍的阴户,有节奏的压迫着。他感到丽珍的阴户微微的吸附在手掌上。明雄
将两腿打开,丽珍的两脚也跟着被撑开,而肉穴也随之打开了。明雄的手指沿着
裂缝,一根一根的没入丽珍的阴道。明雄的三根指头完全没入丽珍灼热的阴道,
他用留在外面的小指探丽珍的肛门,而姆指抚弄着阴蒂。

  “啊……嗯……”丽珍从鼻子哼出声音。

  丽珍夹起双腿,但是明雄的膝盖撑着使她无法如愿。三根指头在丽珍的内部
扩张着,空闲的另一手在丽珍身上游荡着。

  “嗯……嗳……喔……”丽珍兴奋的叫着,感到好像同时被三个男人在玩弄
着。

  明雄的手指清楚的感觉到丽珍的阴道愈来愈滑润,他拔出手指,上面附着着
丽珍透明、黏滑的爱液,手指好像泡了太久的水般,看起来白白皱皱的。明雄拿
起手指到鼻子边,鼻腔闻着丽珍的爱液的味道。明雄把手指伸到丽珍的嘴边,丽
珍毫不犹疑的张口含住,卷着舌头舔食自己的爱液。

  明雄把丽珍放下来,改让丽珍背对自己跨坐在腿上。明雄的阳具高昂着,龟
头顶住丽珍的阴户,丽珍用手撑开阴唇,明雄的阴茎顺势就滑进丽珍的灼热的阴
道。

  “啊……”丽珍满足的叫着。

  明雄的双手绕到前面用力抓着丽珍的乳房,明雄配合膝盖的一开一合,有节
奏的抽送着。

  “啊……啊……啊……啊……”丽珍也随着发出短促的欢吟。

  明雄又点了一根烟。丽珍自顾自的扭着腰,完全沉醉在性爱的欢娱中。明雄
心不在焉的抽着烟。被灼热的肉穴包住的阴茎,在丽珍深处变得愈来愈硬。明雄
感觉丽珍的肉穴微微的抽搐。

  “是时候了。”明雄心里想着。

  丽珍边喊边蠕动着。明雄抱着丽珍的腰站了起来。丽珍唯恐分开般紧紧的往
后顶。明雄配合以心荡神迷的丽珍,使劲的抽送着。他想动得更急,可是以经达
到极限。丽珍的身体滑落到地板上,明雄像黏着般也跟着倒下去。明雄仍不断对
俯趴着的丽珍用力的来回冲刺。

  明雄的***感到丽珍的阴道深处一下下的抽搐,似乎像吸盘般一下下的吸吮
着他的***。他知道丽珍已经到达高潮,而他也忍不住了,明雄把积蓄已久的能
量,用力的射在丽珍的深处。小姨子的乳头.

Admin
Admin

帖子数 : 23
注册日期 : 08-03-26

查阅用户资料 http://love365.longluntan.cn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